08月20日 单枪匹马 亚冬首次国内巡演 北京 蜗牛的家(交道口店)

2017-07-27

演出时间:08月20日 20:30-22:00

艺人: 亚冬

场地: 北京 蜗牛的家(交道口店)

地址:东城区交道口南大街大兴胡同73号

演出详情

购票须知:

1.本场演出一旦票品售出概不退换(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演出取消或延期除外);

2.本场演出凭电子票入场,无需兑换实体票;

3.秀动网严禁发布任何形式的个人票务买卖信息,秀动有权取消违规者的订单。

你今后的目标是什么?

我想今后的旅途应该永远会在路上!

从什么时候开始听鲍勃迪伦?

2011年当我重新学习吉他时,认识了Bob Dylan的音乐,从此一发不可收。

视频中说去探索布鲁斯的根源,是因为他的一首《Stuck Inside of Mobile with the Memphis Blues Again》

最初我不太明白Mobile的准确含义,后来才知道这是一个地名。我在北京的酒吧和餐厅演出时唱过很多遍这首歌,对Bob Dylan和The Rolling Stones 的歌曲在表演和学习时有特别的感触。再加上看了一部有关Bob的电影《I'm Not There》,片中所有的音乐,包括这首“Stuck Inside Of Mobile With The MemphisAgain”,更加体会到音乐可以如此地渗透到画面中去,以及他所处时代的困扰和他的多面性格,虽然这部电影我已经看过五六遍,但影片的叙事方式还是让我有些不解,Bob的音乐和演唱让我着迷,从那时起尝试着唱他的第一首歌Like A Rolling Stone,为此还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探究他的人声所谓的“Bend The Notes人声弯音”,原来这是一种下意识的习惯,我却在特意模仿,后来又发现他经常把自己的旋律唱出和声范围以外,形成了“扩展和声”,这让我感到了钦佩,因为国内的歌手和音乐人的演唱基本局限于和声内的音阶。伴随着对他的音乐的不断痴迷,我想我应该走出去,去美国看看他们的音乐和音乐人实际的状况。我没有去Bob的故乡,但是我去了歌中所指的孟菲斯,布鲁斯的发源地之一。

你在孟菲斯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2014年底第一次去孟菲斯待了2个月,基本就是忙于到处找酒吧听音乐,找人学吉他,然后买二手汽车,了解租房信、驾照还有汽车保险等方面的信息,当然还有如何解决生计的问题。

2015年底再去孟菲斯,我考取了驾照,停留了5个月,开始创作音乐,在街头、餐厅、酒吧弹琴赚钱,去酒吧结识音乐人,同时不停地学习英文,去了解录音棚,去纳什维尔听乡村音乐,并和当地音乐人一起演奏和学习音乐,当然大部分时候是没有收入的。

2016年底再去孟菲斯,我直接进入第二张专辑的录制阶段。

孟菲斯对我来说,有些像我在美国的基地,我的朋友、录音师、汽车还有一些冬天的衣物都留存在那里,我需要从那里中转,虽然孟菲斯有全美犯罪率排名第3的恶名,但那里依然有我的温暖和友情。

在孟菲斯肯定认识了很多朋友,能分享一个朋友和你们彼此的故事吗?

第二张专辑中的第一首歌《在Kacey的卧室醒来》

在你去过三次孟菲斯并且还在那里录制了专辑,你觉得自己对布鲁斯有更加不一样的认知吗?

是的,一次次去孟菲斯,我对布鲁斯的认识变得更有感情,虽然我不认为自己会只做布鲁斯这一种音乐,但我的音乐里绝对少不了布鲁斯。换句话说,我的音乐未必是纯粹的布鲁斯音乐,但它已经像血液一样渗入了我的身体里。我对演奏布鲁斯的音乐人有特别的感触,从来没在舞台上亲眼看到过有像贾斯汀比伯或某个大明星一样装扮的人在演奏布鲁斯,即便他们穿上西装,你也能看得出那身服装仅仅是他们特定的演出服而已,从演奏布鲁斯的音乐人眼里和身上你能明显看出他们生活的窘迫。可是他们在舞台上是那么的迷人,无论他(她)年龄多少,长相如何,无论他们穿着如何,他们有自己的尊严,不容侵犯。

 

如何解读《那些粗糙的东西》这个专辑名字?

专辑的名字映衬我在孟菲斯的感受,是对音乐人和自己生活归纳的一个缩影。

我认识的音乐人,赚了钱都会去贴补音乐和家庭,而且总是囊中羞涩的。可是他们一直从年少演到年老,房子旧了,车子旧了,人也老了,可他们还在那里,还在那个舞台,还在投入地弹着琴,当我我写这些时,眼泪已经流下来。是的,我想念那里。可是我要把这些音乐带回来,带回我生长的土地。

这张专辑跟之前的专辑相比,有什么突破?

和第一张相比,第二张专辑里所有的音乐都是我自己创作,而且我参与了大部分乐器的录音,这是一次有意义的尝试,虽然我学习吉他不到6年,与当地一些表演经历超50年的录音乐手相比还显得很稚嫩,但我还是选择自己来表达,并且我很满意自己的决定和表现。因为,有些时候没有人能比我自己更能表达我的内心,而且这是迟早的事情。

 

此次还尝试了雷鬼乐,我的音乐现在不能用某种固定的风格来归纳定义,我喜欢这样的自在不受拘束,比如歌曲《这世界怎么了》。

 

关于客厅音乐会

客厅音乐会在美国称之为“House Live Concert”,现在正慢慢普及,而且确实可以帮助到音乐人,我暂时没有能力以一个组织的形式在国内推广这种表演形式,但我会先从自己做起。同时,我正努力把在美国看到的另一种音乐人活动形式“Songwriter's Event”带回来。

客厅音乐会是一种更加专注于原创音乐表演的演出形式,由于表演者会考虑到Music Performing Rights音乐表演权,所以更多时候会表演自己的音乐,出于偶尔的娱乐也会翻唱一部分的歌曲。而参加和举办客厅音乐会的人关注更多的是音乐本身,因此与派对助兴音乐从本质上是不一样的。

 

音乐人在客厅音乐会中的收入绝大部分来自听众的支持(Donation),当然也会有举办者愿意自己支付一个约定的酬劳,音乐人可以通过销售自己的专辑来获得收入。参与客厅音乐会的听众多半是因为喜欢音乐,尊重艺术,因此他们会愿意支持音乐人。而派对助兴的演出和客厅音乐会有性质和色彩上的本质区别,受众群体也会不一样。

 

客厅音乐会的另一个特点就是,人们在家里这样轻松的环境里也能感受到音乐会上的氛围,有机会和艺术家直面交流,便于沟通和交往。

回到北京后开始在不同的场合尝试表演,咖啡厅、街头、798艺术区、Livehouse,我开始将自己学到的音乐用更自我的方式来表达,比如:现在进行的“一个人的乐队”就是一个典型,我利用各种效果器来实现一个人演奏出基本上一个乐队的效果,当然是尽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