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专访丨关于逻辑实验室主唱安阳的Easy Screaming计划

2017-03-29

继零壹乐队主唱李难和嘶吼实验室主创张经天之后逻辑实验室乐队主唱安阳也启动了自己的嘶吼教学:easy screaming简单嘶吼项目,日前他计划通过网上众筹的形式将嘶吼教学从网上发展到线下:将众筹资金用以在国内各大城市举办免费的嘶吼教学公开课。


凌曦:EasyScreaming计划启动于16年年底,具体是几月?

安阳:其实Easyscreaming最早拍摄是在16年5月,因为我的导演是我一位来自南非的好朋友,我也没有什么钱付他劳务费,他是义务帮我拍摄和剪辑的,我也就不好意思催人家,所以到了16年12月才上线视频。

凌曦:这种想法最初诞生是完全出于你自己的构想还是朋友或者同行之间的商议?

安阳:其实最初想法很简单——我还在大连的时候一直有个劲敌叫作‘外面的乐队’,所以在专业上始终不敢怠慢,一直在做极端嗓音的研究,毕业发表论文的时候还为此写出了《嘶吼唱法中气息的运用》。但是那时因为技术不好所以总是会和美声的一些东西打架,被美声教授知道之后还挨了骂,期间也发生了把我的歌谱扔出去什么的一堆儿事,后来慢慢研究学习才形成了自己的一套体系。在这之后有个学弟也想玩儿乐队但是他不会嘶吼,我就把自己的这套体系拿出来给他进行教学,发现效果非常不错。在教会了他以后接着就有更多的人来找我学习,其中有个二次元萌妹学习以后还去日本组了一只视觉系乐队,包括大连的觉醒乐队主唱张浩、暂时失控乐队主唱粒糕等等学员在学习了这套体系之后都非常有进步,张浩在学习之后还完成了全国巡演,巡演回来特意向我表示了谢意:“如果没有你的帮助这一圈儿巡演下来嗓子就废了。”听了这些话我觉得自己需要把特长发挥出来为摇滚圈做点事情了,这也算是我对摇滚圈表达爱意的方式吧,所以我启动了easyscreaming计划。


凌曦:为什么给公开课计划起名叫easyscreaming?想要传达一个什么样的理念?

安阳:我的普及教学理念是:简单、高效、科学、免费,以简单为主,让每个人都能听懂学会,会用生活中的例子来为大家讲解声乐上的知识,提高声乐学习效率。

凌曦:你刚才提到了免费,我看到你在众筹的时候承诺了easyscreaming计划里的公开课不收费用,但是公开课的受益者其实是那些来听课的学生,你目前是通过众筹这种形式让许多原本不听课的人承担了教学成本,这是否合理?

安阳:我觉得只要是给我筹钱的朋友们应该都是支持我的,也有很多不了解嘶吼的朋友或者压根儿不听这种风格音乐的朋友也都给我筹了钱,而且都给了100以上。这并不是受益不受益的问题,而是在于有没有朋友愿意帮助你。如果这件事情做成功了我也希望听课的朋友应该去感谢那些不听课的朋友,是他们的筹款使我完成了那些想听课的朋友们的心愿。


凌曦:你在众筹文章中提到了‘太多太多朋友告诉我家乡摇滚氛围不好’,以及easyscreaming计划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普及摇滚文化、培养更多主唱,这是否反映出了目前国内嘶吼教学的严重缺失?

安阳:在我看来国内的嘶吼教学不是缺失而是刚刚萌芽,之前零壹乐队的难哥(零壹乐队主唱李难)做过教学,效果也很不错,接着又有老张(嘶吼实验室主创、Nower乐队主唱张经天)做了“嘶吼实验室”,还有一些朋友也在普及嘶吼知识,他们做得都非常棒,我要向他们学习,也把我知道的知识告诉大家,为嘶吼教学做出一点贡献。而且我觉得不光是嘶吼教育,其他方面音乐教育的普及目前做得也不是特别好,因为真正把热情放在声乐普及和教育上的教师还太少太少。

凌曦:举个例子呢?

安阳:比如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去过北京的一家培训机构当声乐教师,结果去了之后学到的第一个知识不是怎么去教学,而是怎么去向学生推销、怎么去做音乐销售,完全把音乐教育给物化了,就像卖房子一样形成了一种套路——这个老板给每个教师订每个月的目标,教师必须安排学生报够多少节课才不会被扣工资,这种做法完全失去了因材施教的概念,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比如一个气息上的教学内容原本两节课就能搞定,但他一定要你去骗学员说‘十节课才能搞定’,总而言之就是没有“爱”了。我认为教育需要爱,每个教师都必须去“爱”你的学生,真的要把你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他,不是为了赚钱而去拖延别人的梦想!


凌曦:你和张经天关系很友好么?坊间之前总是有着相关传闻说你和嘶吼实验室之间存在同行冲突。

安阳:我昨天刚和老张在他家喝完酒,吃着鸭脖还聊着这个事儿呢。根本没什么冲突不冲突的事儿,如果那样想就太小家子气了,做事应该往远看,我们都是在为了让这个圈子获得更好的发展而努力。

凌曦:关于你的easyscreaming计划……我用一句诗形容就是‘两岸猿声啼不住’,很多宏观想法都会受到一些来自网络上的非议。你是如何看待这些非议的?是否会因此而怀疑自己做得这件事情有没有价值呢?

安阳:之前有人觉得我中二,还在众筹上给了我一块钱治病。


凌曦: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安阳:我给他的回答是“你给钱就是爷”。其实根本不用去想自己做的事情有没有价值,我也从来不去怀疑自己,因为大多数朋友还是非常支持我的,包括我的妈妈也给了我很多的爱、包容还有肯定,而且这件事情最后无论成不成功都会因此结识很多朋友,这些都是人生当中的收获。还是那句话吧:活在当下,不要做个傻逼。

凌曦:接下来easyscreaming有什么发展方向?

安阳:接下来我会继续往下做中频嘶吼、高频嘶吼等几种嗓音的教学视频,我还与取得美国sls声乐体系认证的Phoenix老师(中国获得认证的只有三个老师)达成了合作,来出一系列旋律通俗唱法的教学视频解决大家唱清嗓的问题。而且我本身是蒙古族人,对呼麦也有一点研究,不过目前还不得成果、不太纯正,我为此也报名了“国家艺术培训基金项目---呼麦研究”这个项目,不知道能不能有幸被选中参与学习,如果选中了我会把我学习的成果教给大家,对“呼麦”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传承。

本期特别感谢

逻辑实验室乐队

逻辑实验室乐队主唱安阳

逻辑实验室乐队吉他手宋水


摄影师山山山猫(封面摄影)


关注黑果BlackWeed

第一时间获知摇滚乐动向

32423